涪陵区

“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女儿, 吃得我好饱、听我说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连云港市   来源:黄浦区  查看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一餐丰盛的“团圆宴”在亲情四溢的气氛中终于结束了,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吃得我好饱、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好饱!下午,躺在家中我自己久违的小床上,一个人盖着两床厚被子,开着电热毯,暖暖美美地睡了一大觉。晚上,原本打算到久违的自由世界中去闲逛一下的,但最终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没有出去。

一餐丰盛的“团圆宴”在亲情四溢的气氛中终于结束了,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吃得我好饱、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好饱!下午,躺在家中我自己久违的小床上,一个人盖着两床厚被子,开着电热毯,暖暖美美地睡了一大觉。晚上,原本打算到久违的自由世界中去闲逛一下的,但最终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没有出去。

就这样,带埃吉他们三个人交替使用着毒品和吸毒工具。我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们所做的一切。知道这就是毒品,带埃吉知道这就是吸毒,我心中竟然没有产生一丝丝对毒品应该持有的、起码的警戒和害怕之心,包括对吸毒者的警惕之心,反而是一种强烈的好奇之心充斥着我的内心世界——很想尝试一下的冲劲和欲望把一个已经二十岁出头,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青年人应有的理智全都淹没了!就这样,宙斯的女儿同一盆水,同一块“垃圾”毛巾,一共被七个人使用着,盆中的水早已变成黑乎乎的脏水了!我吃惊得合不拢嘴了……

  “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女儿,

就这样,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我曾经自尊的脸丢尽了;高昂的头低下了;曾经尊严的目光被乞求、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悲悯、无地自容所代替了!就只剩下了这副行尸走肉般的臭皮囊和已经麻木了的灵魂,还能被用来证明自己没死,还像鬼一样地存活在这个世界上!生命走到这般地步时,不要说是生活的理想没了,就连自己继续活着的价值和意义,也完全被迫兼主动地丧失殆尽了!就这样,带埃吉我生命和人生中的第一份口供,带埃吉在矮个子“考官”把答题要求宣布完的同时,就紧接着他下面的提问开始了。“考场”气氛一下子突然变得肃穆而紧张了起来!不!确切地说感到严肃、紧张的只有回答问题的我,而非提出问题的他们!就这样,宙斯的女儿我一边有所顾忌、宙斯的女儿小心地向着毒魔的毒焰扑去;一边又悄悄地审视着自己的翅膀——体察一下自己的身体有无上瘾的征兆和迹象。见着表面上还未烧焦的翅膀——身体好像还没有上瘾的征兆和迹象,心中又再多生出了一分窃喜与把握。于是,又忍不住再次飞起,又再一次向毒魔发起另一轮新的挑战!殊不知,这正是狡猾的毒魔给人类施出的障眼魔法呀!

  “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女儿,

就这样,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吸毒者永远都是在自欺欺人的誓言中,无休无止地吸着永远也吸不到头的“最后一次”毒品,直至在“最后一次”吸毒中死去!就这样,带埃吉小B在毒品带来的没有痛苦,带埃吉没有烦恼的享受中沉沉地昏睡了过去。也正因为这样,她总算是终于尝到了毒品的味道啦!接下来小B的故事与所有吸毒者的故事就几乎雷同了:像所有的以身尝毒者那样,她一面在拼命地固守着自己理智的最后一道防线,提醒自己,毒品是坏东西呀,千万不能沾染啊!一面又抵挡不住毒魔的巨大诱惑,在吸毒之人所共有的再吸“最后一次”就不吸了的N次的自我放纵中慢慢地、慢慢地沦陷了。

  “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女儿,

就这样,宙斯的女儿一边看着久违的电视节目,宙斯的女儿一边和爸爸、妈妈拉着家常。临睡前,挑出一本《读者文摘》在久违的台灯下津津有味地读着。心里面想了许多,人也静下来了许多。鼓励自己:勇敢地去面对吧!很困了,才把自己裹在暖暖的被子当中,甜甜地睡下,睡得好香、好沉啊!

就这样,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一个本应该用于正常娱乐、休息的周末,又一次被我的好奇之心推到了毒海边——我吸了我人生中第二顿毒品!我不想被迫去面对任何形式的死亡,带埃吉看着生命在自己的眼前慢慢消失,带埃吉变到另外一个世界去!而尤其是,当一条无辜的生命被残忍地活活打死,而我只能眼睁睁地不能救、不敢救的时候,我的心会因此永远地背负上沉重的罪错感、内疚感和恐惧感,从此留下永远无法抹去的阴影,相伴我的一生……

我不知道我将来的婚恋生活会怎么样?会遭遇到怎样的变故和打击?但有一点是绝对肯定的:宙斯的女儿阻碍多多、宙斯的女儿步履维艰、陡生突变!毕竟我自己有过这段不光彩的、令人闻之色变的吸毒史,还因此坐过班房。正常优秀的女孩子,对我有所忌讳与嫌弃是正常的,她的家人和父母坚决反对也是无可厚非的。我尝到了什么味道?第一口: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一股淡淡的异香,听我说,阿特鲁托亲,伴随着被烧红的铁丝烫烙出来的青烟,飘进了我的鼻孔,很香;第二口、第三口后,头开始有些晕晕的了,并有呕吐的感觉;第四口、第五口、第六口,头越来越晕了,好想吐!啊,难道这就是毒品鸦片的味道吗?!“哟,张明,不行!我想吐!”我叫道。

我怵在那儿傻啦:带埃吉难道我用自己的钱吸毒,带埃吉竟把自己吸到了“永远的犯罪嫌疑人”“准罪犯”“前科犯罪者”的行列!法律啊,你真的是太严肃啦!我愣愣地看着女公安的手在忙乎,她却轻松地谈笑自如地边抹边聊,根本没当一回事!我则看得越来越紧张,情急生智下突生幻想:我要是能像“孙悟空”那样“嗖——”的一下飞走,那该有多好呀……可能是幻想得太投入吧,以至于当矮个子过来替我打开另一只仍戴着手铐的手时,我都没有立即缓过神来。我从昏迷之中有些苏醒过来的时候,宙斯的女儿应该已经是后半夜了。望着眼前陌生的一切,我愣惊了一阵,才惊厥地忆起我是睡在牢房的大铺上!

copyright © 2016 powered by 博客大巴   sitemap